主页 > O轻生活 >巫统大厦避雷塔坠落案‧死者妻供证哽咽落泪 >
2020-07-08 浏览量:185 点赞:326 收藏:970
巫统大厦避雷塔坠落案‧死者妻供证哽咽落泪(槟城2日讯)槟城巫统大厦避雷塔坠落击中经济饭小贩林振益一案,週一在地庭召开验尸庭以查明死因,并传召首位证人,即死者的妻子李彩霜出庭供证。她忆述事发当天,丈夫原本是打算出门载女儿放学,却一去不返时,不禁一度哽咽落泪。李彩霜披露,事发当天,即今年6月13日,丈夫在出门载女儿前跟她说,“天阴要下雨了,我要驾车出去载女儿”,然后就进房间拿车匙出去,当时他没有携带任何东西,也和平常无异。可是,丈夫当天并没有载到女儿回家,后来女儿在晚上9点半左右由老师送回家的。她说,女儿傍晚7时15分或7时20分左右拨电给她,告诉她说爸爸还没有来载她,之后,她告诉女儿可能是下雨天所以她爸爸迟到,吩咐女儿在学校等多一会。她续说,她尝试拨打电话给丈夫,但他的手机却留在家里,没有携带出门,因此她唯有等待,直到女儿再次来电说爸爸还没有接她放学,她开始感到担心,不知道丈夫发生甚幺事。她指出,由于当时下雨她无法出门,虽然她已听说中路一带发生意外,但她觉得意外不可能发生在丈夫身上,丈夫只是有可能被困在车龙中。后来,她吩咐丈夫的弟弟去中路看看丈夫有没有在那边,但是并没有发现他的蹤影,此外,她也叫补习中心的老师帮忙查看槟岛所有政府及私人医院有没有丈夫的名字,结果也是没有。她说,丈夫当晚没有回家,她于是隔天开车到丈夫可能经过的路线去找他,不过却找不到,之后,她也要求自愿巡逻队的成员帮忙找人,以及到警局报案。中路挖到汽车引擎“后来警方联络我说,在中路挖到汽车引擎,要求我检查该引擎号码是否与我丈夫的轿车引擎号码吻合,后来证实一样。”她说,她之后赶到案发现场,看见相关人员在挖掘东西,当时她很伤心因此没有留意他们所挖的东西是甚幺,之后她在家人陪同下多次重返现场。“如果不说是汽车,我根本就不能认得那一堆废铁就是汽车残骸,我只能认出汽车残骸的颜色和丈夫车身的颜色一样。”她透露,她过后在相关人员告知下,由于挖掘工作太深必须停止挖掘,否则会影响马路及附近建筑物的构造,她唯有接受他们的解释,因为做人不能只顾自己,也要顾及其他人的安全。验尸庭将传召一共31名证人出庭供证,当中包括死者林振益的家属。指丈夫不曾没交代离家李彩霜在验尸庭提供的平面地图上,用荧光笔画出丈夫载送女儿的路线,其中一段为头条路到中路再到三星巷,因此,她肯定丈夫当天一定有经过巫统大厦。她在引导官林家仪引导下指出,丈夫不曾在没有交代的情况下离家,每次出门之前都会通知家人他的去向,而且,虽然他拥有国际护照,但已经逾期多年。她透露,丈夫拥有3辆交通工具,包括一辆摩多、一辆普腾华嘉轿车及一辆本田思迪轿车,普腾华嘉轿车由她所使用,丈夫平时是骑摩多到经济饭档工作,但在晚上、下雨天或载孩子放学时则会驾驶本田思迪轿车。她说,她的丈夫每天都会到槟华中学接小女儿林慧君放学,女儿今年就读下午班,中午上学时由补习中心的老师载送,丈夫负责载送在傍晚6时55分放学的女儿。她续说,林振益载送女儿放学有时骑摩多、有时驾车,若驾车他一定会驾驶本田思迪,此外,她曾跟随丈夫一起去载女儿,因此清楚知道丈夫惯用的路线。被询及丈夫是否使用同一条路载送女儿时,她指出,丈夫会用不一样的路,如果是驾摩多,他会使用途径旧关仔角的路前往车水路,然后通往浮罗池滑。“如果我丈夫驾车去载女儿,他就会用中路去车水路,然后再通往浮罗池滑。”她说,丈夫曾向她解释,从位于姓林桥住家出发去载女儿,驾车的话朝五条路方向通往中路会比较方便,而骑摩多则容易拐弯到对面路,然后朝旧关仔角方向通往车水路。证人供证不必受限巫统大厦业主JKP私人有限公司的旁听律师阿都法力週一在林振益验尸庭上要求,该庭只能查出死者林振益的死因,不能超越範畴,追究谁该为这起意外负上责任。不过,引导官苏海米指出,旁听律师没权提出此项要求,这案件需要依据程序进行,包括奉行4W1H(Who、What、Where、When、How),即案件中涉及谁、在哪里及几时、为甚幺及如何造成。验尸官凯鲁安华后来决定,案件的审理依据法庭程序进行,证人在供证时不必受到任何限制,而在无法寻获林振益尸首的情况下,验尸庭将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329(6)条文审理此案。JKP私人有限公司的旁听律师为阿都法力及诺丽莎,林振益家属的旁听律师则是哥宾星,引导官则是苏海米及林家仪。【大事件:槟高楼避雷器压死人 】‧2013.09.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亚洲 申博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