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绿生活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
2020-07-08 浏览量:543 点赞:805 收藏:756

1968年,台湾正式实施九年国民义务教育,出生于1950、60年代的新熟龄世代,是完成系统化教育的第一代,其中超过半数具备高中职学历,更有一成以上完成大学、研究所高等教育,全面发展出适合工商社会的现代化生活价值观,也与上一辈的生活思维与行为模式明显不同。从智荣基金会近六年来对熟龄的研究与理解,我们发现新熟龄退休者对于「无重力生活」与「无表现舞台」显得焦虑(如图一所示),他们不满足于单纯享受退休的悠闲时光,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规律日常之外,同时拥有生活中的变化与意义,才能让人生下半场过得更加充实且丰富。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一:新熟龄退休者的忧虑。

2018年9月,智荣基金会与童庭基金会合作,选定台中市乌日全区作为区域性研究地区(其地理位置于城乡交界,在地居民兼具都市与乡村生活型态,中高龄族群年龄结构也与全台中市总体分布相当),试图理解新熟龄的退休生活準备与需求;调查历经两个月(9月3日至11月16日),最终回收45-80岁有效分析386笔,超过半数为50-64岁熟龄族填答、78%为女性、67%具备高中职及以上学历;从调查结果我们更发现,其中超过半数的民众退休生活安排上均涵盖志工服务内容。

我们很好奇,当各地新熟龄不断地涌入志工服务现场,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幺呢?而从另一个面向来看,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经营者在如此多的志工进入场域时,是否能够适时地给予协助、激励与支持?以利志工能够在过程中获取真实所需、持续参与,亦能确保组织永续经营。

在过往研究中,「奉献助人」与「社会互动」通常是退休者从事志工服务的主要动机,而本次调查结果,正如同2018年「说说生活」研究所得(如图二所示),我们发现新熟龄担任志工,不再只想着「为他人奉献」就好,期待「持续学习」与「能力成长」将成为志工的新主流。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二:新熟龄最认同的生活理念。

就童庭基金会的案例来看,「志工」已非过去我们所认知的单纯奉献助人的「义工」角色,童庭志工是需经过层层筛选与培训的,并且在服务工作中志工能同等地获得各项实质与非实质回馈(例如:提供时薪、福利、累积经验与能力等),此种类型的「志工」近似于我们一般工作领域中的主管或员工角色,帮助退休者能在从一个职场功成身退之后,再次重新寻回另一个类职场舞台,能有表现机会与发挥空间。

当然,相较于单纯的「义工」角色,这些人对于「志工」角色的潜在需求也多出了许多。于此我们更想知道的是,新熟龄从事志工的需求动机与目标究竟为何?志工们最想得到的是什幺回馈?或是过程中最令人困扰的状况有哪些?透过彼此理解,我们期待让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经营者更进一步明白应如何有效地满足志工的心理与社会需求、才能让他们愿意付出个人时间与心力、乐意持续参与志工活动。

支持、激励与赋能,从探询需求开始

让想奉献自我的,无后顾之忧的付出;
让想学习成长的,多点机会探索与赋能

本调查将「志工服务原因」划分为四大类,并试图理解从事志工的目标为何:

打发时间;奉献助人(亦即帮助别人);社交扩张(亦即结交新朋友、多接触社会、朋友邀约或喜欢团体气氛);学习成长(亦即学习新事物、觉得自己是有用的人、觉得自己有成就感、让自己能力成长)。

调查结果发现:无论是尚未退休者或已退休者皆较为看重「学习成长」及「社交扩张」此二项需求(如图三所示),与过去认知上习惯把「奉献助人」当作是从事志工的首要目标有很大差异。于是我们理解,现代志工参与不只为人、更要为己,单纯用「奉献助人」的理由已无法吸引志工持续参与,更进一步地,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经营者必须试图理解每位志工真正的需求,并加以满足他们所关注的各种面向,才能让其愿意积极且持续地为组织付出时间与心力,同样地,志工亦能从中获取个人所需,同步与组织共进与提升个人能力。经营者所必须担负及扮演的,不仅仅是对于志工的需求理解,更是在其背后支持新熟龄自我探寻与成就赋能的一股重要力量。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三:志工服务原因排序。

退休者的人生舞台,通常会在志工场域发生,而这些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的永续性,就是经营者的首要目标。倘若「奉献助人」已非现代志工的主要目标,经营者如何能降低其参与过程的可能阻力、让他们在纯服务工作中找寻自我与学习成长并激励他们持续参与,将会是未来重要的三大努力方向:

    志工的困扰排除机制:根据调查结果显示,童庭基金会志工多为已婚、且与家人同住者,由于他们大多数并非单身无家累的人,必须在生活、家庭与工作上找寻平衡点,例如他们在固定时间必须回到家煮饭、顾孙等,以致于从事志工活动面对的最大困扰即为「时间无法配合」(如图四所示)。组织若能有效且弹性地协助他们做好时间管理及配套措施,例如将工作时间切分为弹性块状、而非带状,让时间变得易于安排与运用,抑或是让他们所挂心的那一块(例如家中有长者或幼儿需照顾),都能够被照顾到,方能使他们在做志工时安心而无后顾之忧。志工的激励与奖酬机制: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志工的需求与目标与其所希冀的激励与奖酬事实上是息息相关的,因而,经营者必须先确认志工参与目的。若志工们并非只为「奉献助人」而来,他们更重视「学习成长」的需求,则单纯地「公开表扬与奖励」已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反倒是「给予课堂学费优惠」才是他们最想要的。由此可知,若经营者能先理解志工们所为何来,并且提供客製化的激励与奖酬机制,使志工确实获得所需,将为其持续参与的重要支持力量。志工的自我探索与学习成长:强化志工向心力须从探寻个人需求开始,每位志工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们加入组织的需求与目标往往不尽相同,管理者应协助个人理解自身需求与目标,才能进一步地给予想要的回馈、加速其自我成长与建构成就自我的能力,让志工们在服务过程中逐步获得自己真心想要的一切,且与组织同步并进,才会乐意付出与积极参与,让组织得以永续经营。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四:从事志工困扰分析。
理解人格特质,促成组织任务适配最佳化
没有最理想的特质,只有最合适的位置

在谈到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永续经营的议题时,我们认为经营者需将志工的个人特质纳入考量,正如同工作场域一般,志工的适才适所亦是让他们能够持续参与的重要条件。本调查採用Costa 和 McCrae(1987, 1997)[1]所发展的「人格五因素量表」来加以衡量童庭基金会志工之个人特质,五因素定义分别说明如下:

    「亲和性」:意指对他人所定合理规範遵循的程度。其特徵与表现行为如:和善亲切、体贴宽容、具同理心、乐于助人、利他合作、令人信赖等;「尽责性」:意指对所追求目标专注的程度。其特徵与表现行为如:具责任感、深思熟虑、自我规範、勤奋不懈、处事周详、精益求精等;「外向性」:意指参与社交活动的频率及强度。其特徵与表现行为如:主动活跃、健谈、温暖热情、喜好社交、喜欢表现、热衷参与活动等;「敏感性」:意指对负面情感在认知与行为表现上的差异倾向。其特徵与表现行为如:情绪化、沮丧焦虑、紧张不安、多愁善感、冲动、敏感、易受伤等;「开放性」:意指主动追求、喜欢探索与获取新经验的倾向。其特徵与表现行为如:具创造力、想像力、好奇心、求新求变、心胸开阔、喜欢思考、观察敏锐、有理念、注重感受等。

人人理解「适才适所」的真谛,然而在现实场域却不容易达成,透过人格五因素量表,我们进一步与童庭基金会的执行长和副执行长进行访谈,了解目前志工职务上所需的人格特质分别为何,期待将课程职务属性与志工人格特质做最适切的配对。比如说,童庭志工职务所需的「亲和性」与「外向性」为最高,而对「敏感性」的需求则较低(如图五所示),建议未来在招募志工时可优先挑选这两类人格特质较高者。此外,若具备「尽责性」者,可安排于「办活动」与「产品製作」等任务分组中,而具备「外向性」与「开放性」者则适合安排于对外与销售等工作。

若依童庭志工所自评的人格特质结果来看,以「尽责性」与「亲和性」最高,而「敏感性」相对较低,此与管理者所陈述之童庭志工基本必备人格为「亲和性」、「外向性」与「尽责性」加以对照,发现具备「外向性」的志工是目前较为缺乏、未来应可多予以招募与培训开发的目标。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五:人格特质与志工职务配对。

此外,我们进一步将「人格特质」与经营者所评比之「志工与组织的适配程度[2]」以迴归建模(R2=30.5%)分析,结果显示:五大人格特质中,仅有「亲和性」与「志工与组织的适配程度」呈正向显着相关(显着性为0.048);而「教育程度」则与「志工与组织的适配程度」呈负向显着相关(显着性为0.003)。从研究结果得知,过去童庭志工以具备「亲和性」者是与组织最适配的;而志工教育程度愈高者,经营者需要更花心思管理、并调整适切的志工角色与职务安排。知己知彼、了解其真正需求、并给予支持与激励、并排除他们从事志工的困扰与负担,让彼此都能够在志工任务的过程中获得所需、共同成长,才能获得双赢。

快乐共创人我升级的新志工场域

在本次调查中我们发现:台中乌日区从事志工服务的中高龄民众,66%的人一週至少作一次志工,而82%在其所服务的场域已连续担任志工一年以上,且他们的快乐感、自觉健康感、成就感与满意度评分均明显高于其他183名没有从事志工服务的乌日民众(如图六所示)。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为熟龄族群所搭建常设的能力展演场域,对社会的贡献是攸关至极的,因为这样的场域让他们能从中获取成就与赋能,再造个人价值感,同时也降低退休后瞬间失去自我的忧郁。

当「新熟龄」涌入志工服务现场,机构该如何给予协助与激励?
图六:从事志工与否及生活感受差异。

若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经营的目标是永续,则「志工参与动机」则为首要必须理解的标的,经营者当以学习与成长的思维重新设计志工服务内容,让志工在场域中不仅能够感知还能够为社会付出的自我重要性,更在其中找到专属角色与舞台,重拾生活新重心,找回自己,甚至是提升自己的更多可能性与发展机会。如此一来,退休这件事情,将不再成为新熟龄们对未来的担忧,反而能够乐于面对和参与,而他们的向心力与凝聚力,也能化为不间断的养分,让社区据点、机构与组织更加成长茁壮,照顾更多的新熟龄族群。

注释

[1] 「人格五因素量表」源自于Costa, P. T. Jr., & McCrae, R. R. (1987). Validation of the five factor model of personality across instruments and observ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Social Psychology, 52, 81-90.

[2] 「志工与组织的适配程度」之资料来源为童庭基金会执行长与副执行长针对85位志工的评比结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德88官方网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4001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