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绿生活 >【抗争时代】悼亡者诗辑:哀悼这万家孤坟 >
2020-06-13 浏览量:356 点赞:816 收藏:406
【抗争时代】悼亡者诗辑:哀悼这万家孤坟

〈天使视角〉

──悼十五岁学生陈彦霖

◎周汉辉

天使的行列中

有谁会听见

当你喊破喉咙

也许恰巧

波兰的天使

在海水上走过

他抽着菸

找拍摄场景

你便命定浮起

从他眼中有

另一个你

过去同样黑暗

为了将来活于光

先活于更深的黑暗

最熟水性也没顶水下

此前很多双黑手来抓

穿黑衣的你,抓住

一个,抓不住一个

一个受严刑凌辱

一个上街声援

像这座城市

依靠失衡

来维持平衡

天使作出手势

代替镜头拍下你

及你身后的海

人们像你从水上

站起,走在一起

像陆上更多更多人

洪水一样淹没大街

当中你不靠精湛泳术

靠哀伤与义愤进发

指头拭去泪水时

暗感水的那边

也有你伸指相抵

在天使的注视中

裸命

◎陈子谦

每一根溺死的舌头

都是全裸的

如折腾够的新生儿

在洗礼的祷声中默默养神

就睁开眼里的弹痕吧

招认黎明前全部的夜色

路牌,会倒向随便一个方向

无可疑

命定论

──悼亡者

◎劳纬洛

死灰沉尽便是幽魂,我拖着孤身

轻盈地成为自己笔下的先知

这种轻盈大概像一朵羽毛飘落

像一湖梦魇悄悄地爬上发白的枯枝


打铁匠斜觑电视机里一匹受伤雌羊

影子抖动,发出了一整个山谷的嚎叫

他烟嘴里的那根牙籤开始霉烂

想起年轻而败坏的儿子眼神的轻藐


二十一岁那年,我将倚在修道院廊柱

唸咒,把一叠名字倒进泛起红光的大河

于是红光攀上每个浴洗者结满盐的背

持续下堕,沉积成永不转生者比如恶魔


终结会否还是那片巨大的荒原?

任由一个不曾举手的老头被海潮吞噬

在某些夜里没有月光,深黑色的浪

曾安静地盖过了他卑微而可耻的摇曳


以伫立不动的姿态去窥看忘川两岸

此刻让鬼灯引着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一行憎恨,便是一叶摆荡无定的怜悯

哀悼一瓣黄花,便是哀悼了这万家孤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