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级生活 >X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侵害着作权吗? >
2020-06-09 浏览量:104 点赞:949 收藏:620
X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侵害着作权吗?

这两年,谷阿莫拍的「X 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以诙谐戏谑的手法,在几分钟之内,将商业电影或电视影集大要内容交代完毕,上传网路流通,引起大家争相分享。也有其他网友仿效谷阿莫,在网路上推出剪辑商业影片部分内容来介绍影片的短片。

片商对于这些做法,是非常有意见的,只是基于很多考量,一直没有採取法律行动。2017 年 4 月下旬,有片商终于按耐不住,对谷阿莫採取侵害着作权法律行动,向检察官提出告诉。谷阿莫也发挥他的专长,特别製作影音档案上传网路,宣称他是合理使用,并要推动网路着作权合理使用原则之立法。

谷阿莫的「X 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是否会构成侵害着作权?这涉及到着作权法的合理使用争议,片商决定测试司法,而各方则在等待本案成为教材案例。

着作权法规範了各种合理使用态样

着作权法在第四十四条至第六十六条规範了各种合理使用态样,特别在第六十五条第一项作原则性宣示:「着作之合理使用,不构成着作财产权之侵害」。至于如何判断是否为「合理使用」,第六十五条第二项规範:「着作之利用是否合于第四十四条至第六十三条所定之合理範围或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应审酌一切情状,尤应注意下列事项,以为判断之基準:

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质,包括係为商业目的或非营利教育目的;

二、着作之性质;

三、所利用之质量及其在整个着作所占之比例;

四、利用结果对着作潜在市场与现在价值之影响。」

本案在合理使用方面,主要是有没有着作权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之适用,该条规定:

只要是报导或评论之必要且合理範围内,都有合理使用他人着作之空间,但应注明出处。至于是不是「在合理範围」,情况各殊,很难一言敝之,只能依第六十五条第二项所订四个基準判断。

合理使用之判断没有绝对性标準

合理使用之判断,可以说是比较性考量,也就是说合理使用之判断,没有绝对性标準,第六十五条第二项虽然明订了四款基準,但条文并不是说「合理使用应符合下列基準」,而是规定「应审酌一切情状,尤应注意下列事项,以为判断之基準」。

以第一款的「利用之目的及性质,包括係为商业目的或非营利教育目的」而言,并不是说只要「係为商业目的」,就不构成合理使用,或只要是「非营利教育目的」,就一定是合理使用,而是说在审酌一切情况之后,「为商业目的」的利用,比较不易构成合理使用,「非营利教育目的」比较容易构成合理使用。

佔着作比例?是否构成市场替代?

在其他的判断基準,「着作之性质」方面,要考量例如被利用之着作是商业性着作?学术性着作或是普罗通俗着作?是二十个字的五言绝句?还是二十万字的小说?在「所利用之质量及其在整个着作所占之比例」方面,就要从利用他人着作之质与量去考量;而在「利用结果对着作潜在市场与现在价值之影响」方面,就是在指利用结果是否会构成「市场替代」,其他人看了利用人之利用结果,是否还会进入市场消费该被利用之着作。

从以上分析可知,谷阿莫的「X 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若仅是浓缩剧情之介绍,就不易主张合理使用,若是揶揄嘲讽原着,则有很大合理使用空间。

是否使用正版不是关键点,是否合理使用才是

至于本案片商认为谷阿莫是剪辑网路上非法上传的影片,构成侵害着作权,则不该是关键点。着作权法第五十二条为评论目的之合理使用,并未限制只能使用合法之着作重製物,只要是符合该条文目的之使用,也就是「为报导、评论、教学、研究或其他正当目的之必要」,且「在合理範围内」之引用, 着作权法并没有要求一定是要以「正版」为要件 ,这也是要方便利用人「为报导、评论、教学、研究或其他正当目的之必要」之考量的故意不限制合法重製物或来源之规範。

谷阿莫的「X 分钟看完电影系列短片」到底是不是合理使用,最后当然是法院说了算。合理使用不易界定,也必须依不同个案事实判断,谷阿莫说要推动网路着作权合理使用原则之立法,事实上不会成功。

不过,合理使用难道真的没有一个客观的判断原则吗?在着作权或合理使用的议题上,着作权人与利用人绝不是壁垒分明的两方,利用人用了他人着作产生新着作,他的着作也会面临被利用之情况,如果各方能够秉持孔老夫子所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或是「己所欲,施于人」,应该就可以避免争议。

后记

本文刊出后,陆续收到各方提问,补述如下。

Q:即使是合理使用,但谷阿莫的影片从开始到结束画面,都没有注明出处,是不是侵害着作人格权呢?

A:

着作权法第六十四条第二项要求合理使用之明示出处规定,「就着作人之姓名或名称,除不具名着作或着作人不明者外,应以合理之方式为之。」如果大家都知道是哪一部影片,第十六条第四项规定,「依着作利用之目的及方法,于着作人之利益无损害之虞,且不违反社会使用惯例者,得省略着作人之姓名或名称。」似乎也不至于侵害着作人格权中之姓名表示权。

Q:合理使用不该没有标準,每一个人的看法不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说法太抽象,也不稳定,还是应该在法律中明定甚幺是合理使用的範围。

A:

可是,具体案件真的是千变万化,着作状况不同,利用情形不一,很难预先规範怎样是合理使用。全世界的着作权法最多都只能规範几个抽象原则,让法院在具体个案中本于职权独立判断。真要明定,我都会问大家具体条文该怎幺定,然后大家都没办法定出让所有人满意的条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9.91最新版本 红宝石8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