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级生活 >当「知识」被包装成服务与产品:浅谈「知识变现」产业 >
2020-07-08 浏览量:285 点赞:556 收藏:989

「知识变现」是一块在中国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新领域,然而台湾方面似乎关注的人相对较少。

「知识变现」的庐山真面目

首先,要先来探讨到底什幺是「知识变现」。简单的来说,知识变现的本质应该是:把知识包装成产品与服务来达到商业价值的一种产业。但人们可能紧接着就会有了一个疑问,「现在网路上大部分的文章与知识不都是免费的吗?既然有了免费的东西,需要付费的知识产业会有商机吗?」

的确,现今社会中「免费」的知识与资讯仍是佔大宗,且规模持续不断地扩大,而看起来这样的趋势在未来也没有消停的迹象。那幺为什幺会有「知识变现」产业的生存空间呢?妙就妙在多数的知识,本身是没什幺价值的,是知识被包装成的服务与产品,也就是「知识的形式」,才是真正可以成就商业模式的所在。

若深入了解「知识变现」的不同层面,会发现用户是为知识产品和服务付费,为知识的形式付费,既不是为知识本身、也仍不是为效果付费。而未来的知识消费的样态,则会朝向「直接付费请人帮忙解决问题」的方式演化。

把知识转化成产品或服务,是因为消费者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而是知识的形式,产品或服务则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的。因此未来知识变现的趋势,据方军文章中所言,会朝向产品化、格式化、工具化和商业化四个方向前进;本文主要针对产品化与工具化两者进行较深入的探讨。

知识变现的趋势:产品化

如同上述所言,消费者是为产品化的知识来付费,而不是知识本身。一般来说知识从创造到消费共会有三个环节:知识创造、知识产品化与知识消费。不妨以传统纸本书籍的例子来说明知识的三个阶段:

在知识创造阶段,图书作者完成书稿。在知识产品化阶段,出版社的编辑将书稿编辑成书、进行包装,出版社印製图书、营销、售卖。在知识消费阶段,读者通过阅读掌握书中知识。

在传统方式中,读者自行阅读和消化知识的难度是很高的。编辑和作者会儘量提高易读性,出版社会进行营销包装使读者能接触到它,除此之外,作者、编辑和出版社并未花更多力气来让知识消费变得容易。因此过去的书本是一个体验式很差的案例,造成消费者将书本买回去后可能根本不会看,而白白浪费了许多金钱。

这样糟糕的消费体验,正好替「知识变现」提供了一个可突破的缺口。以传统图书的案例来说,便可将「知识消费」环的阶段进行改造,以使消费者在吸收知识上能够有更佳的体验,例如先存得有声书、影音书甚至是专人的导读、说书频道等等。更甚者,在未来的发展上,企业可以直接帮助读者在「应用知识」的层面做更多的改善,例如直接模拟书本中知识应用的情形与结果、精炼知识系统以求快速吸收等等。

知识变现的趋势:工具化

过去人们消费知识的型态,主要是以「有备无患」的方式来面对;因为不知道可能的应用场景和需求用途,我们通常都是大量吸收各种可能有关的资讯与知识,以备不时之需。但这样以来,反刍消化知识的工作仍是仰赖个人的造化,因为只有自己最知道该如何利用所学以面对千变万化的突发情况。

而如今知识变现时代的来临,部分就是要针对「应用场景」的部分来进行事先的模拟预测,以求达到在「应用」知识来解决问题时,可以代替消费者来选择知识「应用的形式」,这即是知识「工具化」的体现。比如说,在体育健身领域的一项中国App「Keep」,其功能不是把健身知识教给消费者,而是透过APP引导消费者的活动。直接利用「在应用场景下应该採取什幺方案」的解决模式,来替消费者省略自己「反刍消化」与针对性应用的步骤。

以现存的商业案例来说,市场上尚未在知识领域里看到工具化非常成功的案例,但以目前的发展趋势持续扩张后,未来消费者将会不满足于知识的单纯传递环,而会渴求厂商进化到把知识工具直接传递给消费者的新阶段。

「知识电商」与「知识平台」,傻傻分不清楚?

谈完了知识变现产业未来的发展,顺道介绍一下此产业中「知识电商」与「知识平台」之间的差异。许多人常常将两者混为一谈,殊不知彼此间的商业模式与市场定位都有根本上的不同。唯有清楚知道两者的角色定位,才能对其的种种市场策略有明确的了解。

电商指的是电子商务,简单来说,「知识电商」不是平台,而是将「知识」包装成消化过的产品与服务,并透过电商的平台来卖给有需求的消费者。如同前述,知识变现产业的主要竞争力,不在于提供大量的免费知识与资讯,那是前一个世代网路公司已瓜分殆尽的领域(Google、百度……)。知识变现产业的主要参与者,目前是朝向「知识电商」的领域发展,亦即包装过后的知识产品与服务,而非如同过去平台企业一般将主力放在「平台」的建立与提供。

平台企业着重的在于吸引多种不同的消费者与供给者到自己的平台上来消费,以促成庞大的跨边或同边网路效应。而其主力着重在规则的制定、反馈机制与制衡模式的维护等等,较少直接干预平台上的交易本身。

知识电商则不同,他如同传统出版商一般,知识电商寻求具有潜力的作者,透过将其知识进行包装製成产品与服务,再透过自己的app销售给需求者。知识电商是直接参与了这场交易,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属于供给者的环节。前者扮演裁判兼场地提供者,后者则是亲自下海当供给者,两者间的差异大相逕庭。而其中最经典的案例便是罗辑思维的「得到App」,无怪乎罗胖在多次的演讲与访谈中,称自己为「知识电商」而非「知识平台」。

「知识变现」,下一个风口?

罗胖(本名罗振宇)曾在「时间的朋友」演讲中提出几个令人惊豔的概念,无不呼应「知识变现」时代的来临:「GDT国民总时间」的概念,使得消费者唯有仰赖更有效率的知识消化吸收与应用,才能在时间更碎片化的现代,把握每一分秒精进以达到更大的效率,而「知识变现」便是一种应运而生替消费者筛选知识的商业模式。

另一个「父权逻辑」观念的提出,也是一个经典。这种贾伯斯式的「给你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正是将知识的应用场景提前替消费者设计完成,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替消费者客製化知识的「工具」。当时间和注意力都变成人们有限的货币时,精挑细选的「深耕」付费的内容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2016年,许多中国网路界的大神都已经阐明「知识变现」产业将是下一个崛起的「风口」。当时代下的大环境底层因素已经剧烈改变时,唯有了解新兴的生存模式与商业环境,才能使人更从容地在时代里安身立命,甚至是鱼跃龙门,而身价百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现金直营网 sunbet(官网)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