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假生活 >巫统大会:土着股权没剥夺他族权益 >
2020-07-08 浏览量:907 点赞:485 收藏:406
巫统大会:土着股权没剥夺他族权益(吉隆坡22日讯)巫青团副团长拿督拉查里说,土着30%股权只是为了确保达到关键绩效指标(KPI),并没有剥夺其他种族的权益。他在附议辩论经济提案时指出,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土着议程最高理事会(MTAB)对土着股权进行监督,确保不会再有“阿里巴巴”及种族财富鸿沟的问题。他披露,过去在确保土着参与经济领域时,并没有一个监督单位,如今通过土着议程最高理事会,相信可以获得成功。他建议,土着议程最高理事会必须独立于任何政府机构,不仅照顾巫统党员,也照顾其他人。“我们应该把土着议程最高理事会变成人才企业(Talent Corporation),协助马来人成为卓越的人才。”贷款条件应改为个人收入拉查里建议,政府在2011年财政预算案提出“我的第一间房屋”计划中,应该改成以个人月入3000令吉者为标準,而非家庭收入,使实际受惠的人士才会更多。在现有的情况下,政府是建议家庭收入在3000令吉以下者购买22万令吉以下房屋,可获得100%银行贷款的条件。拉查里说,许多月入3000令吉者,在扣除所得税、公积金、汽车贷款、电话费及网络费等各项开销后,收入所剩无几。有人仍不明白“一个大马”沙巴代表莫哈末沙列指出,“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已非常清楚,可惜的是一些领袖仍不明白,并从中挑问题。“这很清楚,就如1加1等于2,2加2等于4,3加3等于6,不要把1加1变成3。”他说,在“一个马来西亚”下,非土着的权利获保障,同时也接受土着地位的事实。另一方面,他也表示,国阵必须像一个团队般工作,各人有各自的角色。他以踢足球比喻,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射脚,有的人必须担任后卫、候补等工作。“如果大家都是射脚的话,恐怕不能进球了。”花絮“爱滋友”找朋友“我是爱滋病病毒(HIV)带原者,你愿意跟我交朋友吗?”在人头汹涌的巫统大会会场外,出现了一名男子身上挂着上述字句的纸皮,似乎在寻找友谊之手。原来这只是大马爱滋病理事会在做教育工作,让公众更了解爱滋病,并釐清种种误解。可惜的是,不少公众看到后,都似乎有点避忌。当有关工作人员趋前派发宣传单时,有的公众更是马上摇手兼闪开。中央代表姗姗来迟巫统常年代表大会太早进行,中央代表睡不醒?巫统常年代表大会于週五继续进行辩论环节,大会于早上8时半正式开始,惟进入会场的代表人数却比週四开幕时大量减少,无论是礼堂内或外,只见“小猫两三只”在聆听辩论。这也难怪,首相纳吉于週四晚设宴广邀代表们共进晚餐,而巫统总部毗邻则以商场为主,相信代表们也趁着难得的机会到处闲逛,以致週五开会时才会迟到。代表们于上午9时后才姗姗来迟抵达会场,準备聆听冗长的辩论内容。逛商摊搜便宜货巫统常年代表大会连续召开几天,连日来的节目时间表紧凑及冗长,再加上会场内外到处是摆卖商品的摊位,代表们尤其是女代表更是卯足“脚力”,逛尽全场,搜获全场最便宜及廉美的商品。不过,连日来的疲惫导致代表们腰酸背痛,这时代表们最需要的并不是党领袖滔滔大论的演说提神,而是提供足部按摩服务的单位。许多代表们都趁着脚酸之际,轮流光顾脚底按摩的摊位,偷闲一下,养足精神后再继续出席大会。代表一开腔难收口巫统大会在开始时,辩论时间控制欠佳,原本每个参与辩论的代表只有15分钟发言,可是首名代表就讲了约40分钟,严重超时。週五早上的大会,由副议长莫哈末阿兹主持。他在该名代表讲到30多分钟时,才出声叫他结束辩论。接下来的第二名辩论代表,莫哈末阿兹依然给予厚待,也让他讲了20多分钟。由于还有很多代表要轮流上阵辩论,因此大会议长峇达鲁丁在接过主持棒子后,就再度要求代表们合作,遵守时间。邦莫达明星妻摆服装摊因涉及重婚而一度闹上法庭,后来获法庭宣判为合法夫妻的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拿督邦莫达与其明星妻子芝芝,成为本届巫统大会最闪耀的主角之一。芝芝除了与邦莫达夫唱妇随,原来她在大会的市集摆设服装的摊子,以其明星效应吸引顾客上门。不过,她仅在巫统大会首天现身在摊位而已,之后就未曾露面,令不少想见她一面的影迷失望不已。甚少出现影迷失望颇具生意头脑的芝芝用自己做“生招牌”,在大会的市集摆设服饰的摊子,售卖晚装、马来妇女传统服饰等,价格从数百令吉的高档货至数十令吉的平民货皆有出售。在大会期间,不乏芝芝的影迷特地前往众多档口的市集中寻觅芝芝的倩影,惟芝芝在大会首天现身后,就甚少出现在摊子,令影迷们声叹惋惜,无法见到其明星风采。芝芝的摊位在午餐时间络绎不绝,影迷纷问售货员:“芝芝不在吗?我们特地过来想见她呢!”看来,芝芝应常多现身在摊位上,才能多做几单生意了。【热点新闻:巫统大会】‧2010.10.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官网)|为用户提供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代理 申博开户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