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假生活 >大中小学施行刷脸报到中共被批搞大监狱 >
2020-06-29 浏览量:981 点赞:300 收藏:583

大中小学施行刷脸报到中共被批搞大监狱

中共的监控系统从社会延伸至学校。日前,有网民发视频称,学校已经实施刷脸报到了,引发网民热议。有评论表示,中共正把中国变成一座大监狱。

网民紫诺19日发出的视频显示,中国某个城市的一所学校大门口,齐刷刷的安装了一排人脸识别通道,上学的学生必须依次经过通道,才能进入学校上课。

这不知是哪个学校,已经实施刷脸报到了???pic.twitter.com/lF6a6g5Xb2

—紫诺(@dzjsqy)June19,2019

学校推进人脸识别,网民纷纷热议。有网民说,科技落在流氓手上,是文明的灾难。也有网民说,从小就被控制了;还有网民说,「这个太恐怖了,极权政权与高科技相结合诞生出一个窥视监控一切的邪恶怪兽,最终没有任何个人隐私和自由生存的空间。」

独立评论人士张起表示,中共正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监狱,「就像一个『老大哥』时时刻刻都在盯着你的感觉,特别是在中共专制之下,会加剧这个监控的程度。」

去年5月,浙江杭州市第十一中学被媒体爆出,校方以提升「教学管理」为由,在学校教室里安装组合摄像头对学生「刷脸」,蒐集学生的表情、动作进行大数据管理。而在2017年的时候,该校的食堂点餐取餐、自助购物以及图书馆借书等,都早已引入人脸识别技术。

所谓人脸识别技术,是一种基于人的脸部特徵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

目前这种技术还应用到学生生活当中的宿舍管理中。6月17日,四川宜宾发生6级地震,地震震感使邻近的重庆大学学生慌忙逃离宿舍,可逃生的学生不得不一个一个排队刷脸,引发学生的强烈不满,痛批耽误避难时间。

儘管此事有学生宣称是管理人员的疏漏导致紧急时刻人脸识别系统仍被关闭,但张起表示,高校引入监控系统是维稳的需要。

「维稳正在被量化,与学校的绩效考核机制结合,数据採集的越细,工作做得越好,也就是说他们对社会管控技术的精细化、技术的升级已经达到变态的程度。就像当年东德,1/3的人都是线人,当时是用线人的方式来刷脸,现在是用计算机来刷脸,这是在极权或专制体制之下维持自己统治的手段。」张起说。

腾讯老闆马化腾日前曾对媒体称,「每一天我们有超过10亿张的照片上传,节假日可能甚至有2、30亿张照片,绝大部分都是人的脸,尤其中国人的脸特别多,而且我有更强大的能力就是,我们有几乎每个中国人过去十几年来他的脸的变化,从年轻过来十几年,因为他们一直在我们平台,一直有照片。」

而此前微信就被爆出监控用户聊天记录,让外界质疑腾讯通过聊天数据来收集用户信息。

据称,人脸识别技术在中国广泛应用,不但在机场、火车站、交通要道等,连很多小县城都已经普及。

中共不只是利用高科技对国民进行监控,更可怕的是,通过对人体信息的蒐集,或可以支配每个人的身体。

日前,法轮功学员器官被中共活摘贩卖的真相被国际主流媒体广泛报导之后,有网民担心,中共都不用对人体再验血了,从採集的人体DNA大资料库中直接器官配型,有源源不断的供体,「你跑都跑不掉。」

不过,张起表示,中共不计后果的末日心态下的做法会物极必反,「维稳经费在节节提高,基层警力的工作量在成倍增长,但整个体制到今天已经是变得很脆弱,已经呈现出各种各样不堪重负,如金融领域去槓桿化导致整个民间像P2P的崩盘,对新疆、西藏人权的打压,导致当地维稳体系也已经不堪重负,还有最近几年对教会的打压、对老师及各种群体社会性诉求的打压,基层的警务人员、公务人员已经出现疲态。」

张起说,中共作为一个所谓执政党更像一个「反对党」,所有的社会诉求它都反对,已经不得民心,「老百姓要求的医保它反对、要求它不要对外面撒币它反对、香港要求直选它反对,凡是中国社会当中出现的正常的诉求,整个的党机器都反对,对于中国整个社会来讲,共产党已不再是一个执政党,而是一个『反对党』,它没有这个能力来回应这个社会的诉求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